好句子大全 > 现代诗歌 > 诗歌大全 > 普希金的诗

普希金的诗

2016年01月15日诗歌大全

1、《在西伯利亚矿山的深处》

在西伯利亚矿山的深处,
保持住你们高傲的耐心,
你们的思想的崇高的意图
和痛苦的劳役不会消泯。
不幸的忠贞的姐妹——希望,
在昏暗潮湿的矿坑下面,
会唤醒你们的刚毅和欢颜,
一定会来到的,那渴盼的时光:

爱情和友谊一定会穿过
阴暗的闸门找到你们,
就像我的自由的声音
来到你们服苦役的黑窝。

沉重的枷锁定会被打断,
监狱会崩塌——在监狱入口,
自由会欢快地和你们握手,
弟兄们将交给你们刀剑。

2、《请原谅我的爱情》

请原谅我的爱情
请听我说,你并没有错,
请听我说,我并不难过,
纵然这颗心失去了你
却跳动平和,依然故我……
请听我说,我已远走
请用心谛听那些前尘往事
寂静中有个声音却在提醒我,
我曾爱过……
我的心爱,
请原谅我的爱……已冷却
请听我说:
我只是曾经爱过
我的心爱,
请原谅我的爱……已冷却
请听我说:
我只是曾经爱过……
纵然失去了我,
但时间 会使伤口愈合……
离别之时我的眼神
在你的肩头驻足
可带给你些许暖意
我在屋顶上空留下些微痕迹
今天我要离你而去, 而你却没有听……
我的心爱
请原谅我的爱……已冷却
请听我说:
我只是曾经爱过……
我的心爱
请原谅我的爱……已冷却
请听我说:
我只是曾经爱过

3、《致娜塔莎》

美丽的夏天凋敝了,凋敝了,
明朗的日子正在飞逝;
黑夜那绵绵的迷雾,
在打盹的影子上弥漫;
肥沃的田野一片空旷,
嬉闹的小溪变得冰凉;
蓊郁的森林愁白了卷发,
天穹显得黯淡而苍茫。

心爱的娜塔莎!你在哪里?
为何见不到你的踪影?
莫非你不愿和知心的朋友,
分享那共同的时光?
无论在波光粼粼的湖面,
还是在芬芳的橡树阴下,
无论是清晨,还是傍晚,
我都看不见你的倩影。

很快,很快,寒冷的冬天,
就要造访森林和田野;
在烟雾缭绕的农舍里,
炉火很快将熊熊燃烧;
但我还是见不到迷人的她,
仿佛笼子里的一只黄雀;
沮丧地独自坐在家中,
深深地怀念我的娜塔莎!

4、《短剑》

林诺斯锻造之神将你铸就,
不死的涅墨西斯紧握在手,
志在惩罚的短剑啊,秘密守护自由,
你是最终的裁判,受理屈辱与冤仇。
哪里宙斯的雷沉默,法律的剑昏睡,
你就化诅咒为行动,变希望为现实,
你隐伏在王位的阴影下,
或潜藏在灿烂的礼服里。
恰似地狱的寒光,仿佛神灵的闪电,
霜刃无声,直逼恶贯满盈者的双眼,
虽然置身于亲朋的宴会,
他环顾左右,忐忑不安。
随时随地,你能够找到他猝然出击:
在陆地,在海洋,在殿堂或帐篷里,
在幽静隐秘的古堡后面,
在睡榻上,在他的宅邸。
神圣的卢比孔河在恺撒的脚下呜咽,
强大的罗马倒下了,法律垂下了头;
而布鲁图奋起,他爱自由,
你刺中了恺撒……临终时他才醒悟,
庞培的大理石像傲然不朽。
暴乱的歹徒们掀起恶毒的喧嚣声,
凶手出现了,浑身血腥,
卑鄙,阴森,面目狰狞,
自由被杀了,血流尸横。
用手随意指点,他就是催命的差役,
他为疲倦的冥王献祭,
然而天庭裁决给这刽子手
派遣了少女欧墨尼得斯和你。
啊,桑德,耿直的青年,不幸的使者,
你的生命虽熄灭在刑场,
但是你惨遭杀戮的尸骸,
保留着圣洁美德的遗响。
在你的日尔曼,你成了不朽的英灵,
你使罪恶势力畏惧灾祸,
在你悲壮威严的墓地上,
一柄无名短剑寒光闪烁。

5、《囚徒》

我坐在潮湿的牢狱的铁栅旁。
一只在束缚中饲养大了的年轻的鹰鹫,
它是我的忧愁的同伴,正在我的窗下,
啄着带血的食物,拍动着翅膀。
它啄着,扔着,又朝着我的窗户张望,
好像在和我想着同样的事情。
它用目光和叫声召唤着我,
想要对我说:“让我们一同飞走吧!
我们都是自由的鸟儿;是时候啦,弟兄,
是时候啦!让我们飞到在云外的山岗闪着白光,
让我们飞到男海闪耀着青色的光芒,
让我们飞到那儿,
就是那只有风……
同我在游逛着的地方!……

6、《生命的驿车》

有时候,虽然它载得够重,
驿车却在路上轻快地驶过;
那莽撞的车夫,白发的“时间”,
赶着车子,从没有走下车座。
我们从清晨就坐在车里,
都高兴得让速度冲昏了头;
因为我们蔑视懒散和闲适,
我们不断地喊着:“快走”!……
但在日午,那豪气已经消失,
车子开始颠簸;
斜坡和山谷越来越使我们感到可怕;
我们叫到:
慢一点,愚蠢的车夫!
驿车和以前一样地躜行,
临近黄昏,我们才渐渐习惯;
我们瞌睡着来到歇夜的地方---
但“时间”继续地赶往前面。

7、《致巴赫奇萨拉伊宫的水泉》

爱情的水泉,活跃的水泉!
我给你带来两朵玫瑰作礼品。
我爱你絮絮不休的细语
和充满诗意的清泪。你那银白色的
水尘像寒露撒满了我全身:
哦,流吧,流吧,
你快乐的清泉!
用淙淙的流响,对我诉述你的隐情……
爱情的水泉,悲哀的水泉!
我也问过你的大理石:
我读过对那远古的国度的赞美,
但你却缄默了关于玛利亚的事迹……
你这后宫的苍白的星光呀!
难道你在这儿竞被忘怀了吗?
或者玛利亚和扎列玛
只不过是两个幸福的幻影?
或者这只是一个想象的梦,
在荒漠的黑暗之中
绘出了自己一瞬间的幻影,
那心灵的暖昧的理想?